孕期進入37週時,小Boa隨時可能會提早退房,我緊張地天天上網搜尋別人的生產文,沒想到現在換我來寫血淋淋的生產文了!而且還是我生平最害怕、最不想體驗的自然產!

臨盆前精密產檢

話說羅馬ASL提供的婦產科例行產檢,雖然在34週就結束了,這項免費服務並沒有結束,而是為了好好保護即將臨盆的準媽媽,在懷孕37週起移至設備更齊全、設有婦產專科的綜合醫院進行更精密的產檢。也就是從37到40週,我必須挺著大肚子,每週去綜合醫院報到一次!

我選擇離家最近的Sant’Eugenio綜合醫院(Ospedale Sant’Eugenio),進行臨盆前的精密產檢與生產。雖然它並不是羅馬最有名氣的醫院,但9個月以來在那邊做過多項檢查的經驗都令我感到很滿意,且人不多也不必大排長龍,加上醫生們與護理師們也相對友善,小Boa的出生醫院就是它了!

從37週起開始進行臨盆前的精密產檢,每次都必須事先去電向醫院預約,而每次的產檢醫師都不同,因此每次產檢都必須向不同的醫師說明個人病史與懷孕期間的重要事項,且必須把所有檢查文件都帶去,像我第一次去的時候少帶了首次超音波結果,就被年長的醫師碎碎念了一下。

37週、38週與39週,我總共做了三次臨盆前的精密產檢,產檢內容都是先確認病史、孕期身體狀況、胎兒的超音波檢查結果之後,再用儀器監聽胎兒心跳15~30分鐘不等,並記錄胎音的監聽結果,最後再做簡單的超音波檢查。

當39週接受精密產檢時,小Boa仍然沒有要退房的跡象,於是我們也預約了孕期40週的精密產檢。到時若小Boa還是不想自己退房,基於安全考量,醫院就必須幫我催生了。

義大利的產檢: 公立醫院 vs 私人診所

也許有人會好奇,難道在義大利懷孕、生產的時候,沒辦法從頭到尾都讓同一位婦產科醫師負責嗎?答案是當然可以,只是要付出相對昂貴的醫療費用去私人診所,而且很多義大利人是這麼做的。

實際上,許多私人診所的醫師在公立醫院也有看診,例如幫我做例行產檢的美魔女醫師,已經幫我做羊膜穿刺的醫師,他們都是在地方上小有名氣的婦產科醫師,也都有自己的私人診所,但是到他們私人診所產檢的費用,一次至少100歐元起跳,換到公立醫院給同一位醫師產檢的費用則不到50歐元,有時甚至是免費,由義大利政府全額補助。

一般而言,義大利公立醫院的醫療團隊素質還是有保障的,只是如果堅持到大醫院看診,就必須花時間排隊等待,而且生產當天若剛好滿床,還會被轉到其他醫院去生產。如果我還有第二胎,一樣會選擇在義大利的公立醫院產檢、看診,並拋棄「大醫院情結」,以節省時間。

傳說的產兆: 落紅與破水

孕期40週預產期當天,一大早上完廁所忽然發現衛生紙上有血絲。「喔,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落紅!」產檢醫師之前提醒,落紅還不必急著衝到醫院,於是我決定趕緊先洗頭、洗澡,畢竟生完之後的住院期間梳洗會很不方便。

雖然義大利人並沒有坐月子的習俗,但貼心的公婆早在預產期的前一週就抵達羅馬,準爸爸Robi也提早預約了產假。大家一聽到我落紅都變得很緊張,準備隨時要把我送到醫院去。

幾個小時之後,出血量越來越多,但我絲毫沒有陣痛開始的感覺。Robi跟我都有點擔心,便決定去找我的家庭醫師,問問看下一步該怎麼做。

家庭醫師的說法與產檢醫師相同,要我們繼續等待,因為落紅並不表示馬上會生產,有時可能要等待一整天才會生。另外,她順便推薦了兩位兒科醫師給我們,我們也決定指定其中一位作為小Boa的兒童家庭醫師,後來那位兒科醫師的專業服務讓我們非常滿意。

從家庭醫師的診所回來,前腳才踏進家門,我就感到下體一陣濕潤,流出的液體沾濕了衛生棉跟半條褲子。我的媽呀!羊水居然破了!

匆匆忙忙吃了午餐,流出的羊水越來越多,已經多到一般衛生棉裝不完的量,還伴隨著一股類似男性精液的腥味。陣痛還沒開始,取而代之的是類似生理期的下腹部經痛,我們也不管是否有陣痛,也不管是否會被醫院退貨,拿了必備文件動身前往醫院。

步行助順產

由於不確定是否會被醫院「退貨」,我們只拿了醫院要求的產檢所有文件就徒步前往醫院,因產檢醫師告訴我們,步行有助順產且可加速產程。懷孕後期每天吃完晚餐,Robi都陪我去散步2公里以上,預產期前一天我走了3公里,再加上預產期當天走了約1.5公里到醫院,堅持只要是步行距離就盡量走路,能走路就不搭車。

早就備好大型「專車」要送我去醫院待產的公婆,一聽到我們要步行去醫院就變了臉,但我從來就不是一個聽話的媳婦,他們對於固執的我也無可奈何。其實義大利公婆跟台灣人很像,想「陪產」是因為想在第一時間看孫,但這對我來說壓力實在太大,只能用謝絕專車載送的理由間接拒絕陪產,畢竟有快樂的媽媽才有健康的寶寶,我可不想讓自己壓力大到得產後憂鬱症啊!

徒步到醫院的路上,經痛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下腹部越來越悶,但這仍然不是陣痛,因為我的痛點很低,如果是真的陣痛,我一定會痛到無法走路。我忍著經痛走了15分鐘,平安無事地抵達了醫院。

義大利急診室初體驗

在義大利,大部分的準媽媽要生產時都是等產兆出現再前往綜合醫院的「急診室」,並非婦產科,急診室設有待產室與產房,並有婦產科醫師與助產士隨時待命。

抵達Sant’Eugenio綜合醫院的急診室,掛完號之後我就被快速地叫號了,並沒有被「退房」,我前腳才踏進診間準備接受內診,”嘩”的一聲大量的羊水再次湧了出來,內診的結果已經開了2指,於是直接換上產褥墊,並安排住院。

急診室不愧是急診室,在急診室工作的護理師、助產士(ostetrica)與醫師們,與一般慢條斯理的義大利人不同,一個比一個急躁又嚴肅,分秒必爭的緊張氣氛不可言喻。在我內診的時候,忽然有人進來打擾,幫我內診的助產士直接對著她破口大罵,嚇了我一大跳。

無言的陣痛

內診、抽血之後,我被送到了待產室,原本被擋在門外的Robi終於被允許進來陪我了。預計住院觀察24小時,若24內沒生需進行催生,若催生無效則必須進行剖腹產。這裡的待產室跟恢復室相同,是一間空間不算小的雙人套房,我入住時隔壁的室友媽媽剛好在產房裡生產,因此我並沒有聽到其他待產媽媽的陣痛哀號聲。

住院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取消隔天的40週精密產檢。最後一次39週精密產檢時,護理師特別叮囑我們,若在產檢前分娩務必要打電話取消預約好的產檢,雖然這是義大利政府好意提供的免費產檢,但無緣無故放醫院鴿子可是會被要求支付罰金給政府的!

幾位年輕的美女護理師們進來幫我量血壓、詢問個人病史及測量胎音,這時已經接近晚餐時間,真正的陣痛仍未開始,我的肚子倒是開始餓了。醫院提供的晚餐很簡單,只有一份番茄義大利麵、一塊麵包跟一瓶水。

生產前最後的晚餐

但醫院並沒有提供晚餐給其他家屬,而是讓陪產的家屬外出用餐,Robi回家吃飯再回來時,我的室友也回來了,是一位剛剖腹產完的媽媽,上下床都必須帶著尿袋。

護理師們來來回回持續監測胎音,期間羊水繼續流出,我的陣痛也開始了。陣痛的感覺很奇妙,就像下體有一坨肌肉自動緊縮再放鬆的感覺,縮得越緊就越痛。聽說很多準媽媽在陣痛時會對著準爸爸大吼大罵,但我的情況很特別,隨著越來越強烈的陣痛,我越來越說不出話來。我又累又睏,當陣痛結束時幾乎快睡著了,幾分鐘後又被重新開始的陣痛感痛醒,就這麼不斷地循環著。

待產室裡不斷監測著胎音的機器

助產士再次來內診,這次開了4指,我被要求小便後開始走路以幫助開指。可是伴隨著陣痛,我在馬桶上努力了好久,最後還是尿不出來。不管了,先到走廊去散步吧。當我開始走路,陣痛的強度急速增加,我已經完全無法說話,而且走到一半還必須扶著欄杆休息到陣痛停止才能繼續走。

我忍著痛,在Robi的攙扶下持續在走廊上走路,來回走了幾圈後忽然感到一陣強烈的噁心感,我幾乎要吐在走廊上了!這時剛好一位助產士經過,她趕緊將我扶入診間,內診後確認已開7~8指,我終於要被推進產房了!

再也受不了陣痛的我,拜託助產士趕緊幫我打無痛分娩,其實之前已經要求了好幾次,但得到的答案都是「還不到時候」。終於在進產房的前一刻,她們確認過我的意願後,便幫我從後背脊椎施打無痛分娩藥劑。施打前須確認產婦意願的原因,是因為無痛分娩藥劑可能會延後產程,但這時我已經痛到再也無法忍受,也顧不了產程是否會因此而延後了。

從後背脊椎施打的無痛分娩藥劑

台義混血小妞的誕生

打完無痛分娩之後,Robi隨著我進入產房。當我躺在產檯上,助產士們也都準備好迎接新生命時,我已經開了10指。但是說也奇怪,明明已經打了無痛分娩,陣痛來時的疼痛指數卻並未大幅減少,只是停留在某個程度就不再增減,也許是麻醉藥劑量不多的關係吧!

產房內聚集約5~6位助產士,以及一位婦產科醫生,一開始氣氛很輕鬆,大家在產房裡各自走動、聊天,只差沒開音樂來聽。根據孕期產檢的經驗,義大利的公立醫院都是禁止錄音與錄影,所以我們也沒詢問是否能錄影。後來有點後悔,如果當初詢問的話,也許有機會能拍下這珍貴的一刻呢!

從最後一次排尿到進入產房,已經過了3~4個小時,但是我一直都尿不出來。未了讓膀胱排空,助產士幫我接上排尿管,尿袋一下子就滿了,奇怪的是使用排尿管時一點也沒有排尿的感覺,也許是陣痛的痛楚使其他感官暫時失去知覺了吧!

隨著有規律的陣痛而來的是強烈的便意,那是一種很想大便卻大不出來的感覺。資深助產士對我喊著「當陣痛來的時候需憋氣用力將胎兒擠出,像大便般用力排便」。我一邊用力,一邊不由自主地發出像殺豬般的慘叫聲,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打完無痛分娩還那麼痛?什麼時候藥效才會開始生效呢?」

產房的一角

正躺及側躺我都試了,努力擠了一個多小時,大家都說看到胎兒的頭髮,再用力一點頭就出來了!而我也筋疲力盡了,很想休息一下,但陣痛來的時候可無法休息,我只好繼續用力。原本站在我背後的Robi,被允許換到正面朝向我的位置,準備要親眼目睹這歷史性的一刻。

當我開始在心裡抱怨「搞什麼啊,怎麼還那麼痛,無痛分娩是打心酸的喔?」的時候,助產士要求我改為正躺並用盡全力,原本在走動、談笑的人也停止了動作,全都聚集到我身邊。

臨門一剪

資深助產士帶上了手套,拿起了剪刀,當我最後一次施力時,她拿著剪刀快速將會陰剪開,小Boa像一隻魚般地滑出產道,滑出後助產士將臍帶剪掉,並將全身是血的小Boa放在我身上,她的身體溫溫的,我都還來不及哭,只抱她抱了不到10秒鐘,她就被帶去清洗身體了。遺憾的是這歷史性的一刻並沒有留下照片,Robi也沒有被允許幫小Boa剪臍帶。

我非常感激助產士給我的臨門一剪,如果沒有這個動作,我大概擠一整天都沒辦法將小Boa擠出來,這一剪也正式結束了那天殺的陣痛折磨,更讓準爸爸Robi親眼目睹了女人生小孩是多麼辛苦的一件事。

當Robi跟著助產士去幫寶寶清洗身體,以及領取出生證明的時候,我仍然躺在產檯上,完成最後幾道程序:生胎盤、排惡露與縫傷口。生胎盤很簡單,可能因為已經剪過會陰,一個長得像超大豬肝的胎盤輕而易舉地排出,之後助產士用力擠壓我的下腹部,讓大量惡露排出。最後是縫合傷口,助產士幫我剪會陰時,陣痛讓我一點感覺也沒有,但是婦產科醫師幫我縫合傷口時,撕裂般的痛楚卻讓我忍不住哇哇大叫。

從我正式住院到小Boa出生,總共經歷了7個多小時;若是從進入產房算起到小Boa呱呱墜地的那一刻,則是僅僅1個半小時,第一胎能夠這麼快速的順產,我想應該要歸功於步行,這也是我在10個月懷胎期間唯一做的運動。總是以忙碌當藉口偷懶的我,除了懷孕後期堅持天天散步一小時,並沒有做孕婦瑜珈或其他運動。

原本很害怕自然產的我,並沒有胎位不正或其他問題,因此沒有正當理由實施剖腹產。即使生產時經歷了地獄般的痛苦,我一點也不後悔,痛苦是短暫的,忍一下就過了。自然產時透過產道的擠壓,可刺激新生兒產生免疫力、降低日後過敏發生的機會,如果短暫的折磨能讓小Boa更健康的成長,忍一下是值得的。如果時光能夠倒流,為了小Boa的健康我一定還是會選擇自然產,我想這也算是母愛的一種吧!

剛出生一天的台義混血小妞小Boa

生產費用

在義大利的公立醫院急診室生產,包含住院、餐點、無痛分娩、助產士或醫師的接生…等所有費用全免,由義大利政府全額支付。

why i blog
受難日當天,媽媽眼裡最美的畫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