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體驗過兩次義大利的超音波(第一次產檢超音波與羊膜穿刺超音波)之後,Elena非常期待能趕快再次看到小Boa。不過義大利政府在整個孕期只補助三次產檢超音波,加上羊膜穿刺超音波等於額外賺到一次,我的產檢醫師也只開三張超音波轉診單。

雖然只要自掏腰包到私人診所,愛照幾次就能照幾次,但照一次的收費比台灣高了5~6倍之多!由於每次產檢都有聽到小Boa健康的心跳,孕期也沒發生異常的出血,我決定還是當個聽話的孕婦,耐著性子乖乖等待下一次的公費補助。

以羅馬所屬的Lazio地區為例,預約政府補助產檢超音波的方法,是拿到醫師開立的轉診單之後,前往ASL(地方衛生局)辦公室預約,或打電話向C.U.P.預約均可。

自2019年起,必須改撥羅馬地區的C.U.P新電話號碼

但是要順利預約產檢超音波並不是那麼簡單,畢竟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想預約的人又很多,Robi打了n通電話給C.U.P.,好不容易預約成功了,但第一次預約到遠在Civitavecchia的醫院,雖然仍在Lazio區但離家太遠且時間又太早,於是我們決定取消預約。第二次預約到羅馬市區的醫院,但由於時間還是太早,所以我們又取消了預約。第三次,幸運之神終於上門,我們成功預約到羅馬最大且最好的醫院:Gemelli Ospedale!

義大利政府補助的第二次超音波(ECOGRAFIA OSTETRICA),其實就是台灣常說的「高層次超音波(Level 2 Ultrasound)」。但是在高層次超音波的前兩天,幸運之神似乎在跟我們開玩笑,羅馬的大眾交通運輸忽然公佈要罷工,罷工日剛好就是我們去Gemelli Ospedale做高層次超音波當天!

也許有人會說,那就別搭乘大眾交通運輸工具,開車去就好啦!就是因為大家都這麼想,所以罷工日的羅馬交通比平常擁擠好幾倍,開車的話除了保受長時間的塞車之苦,更難以預估要塞多久才到得了目的地。經過考量,我們決定當天起個大早,趕在罷工開始之前就去搭車,提早抵達醫院,後來很慶幸我們當初做了這個決定。

Gemelli Ospedale是一間超級大的綜合型教學醫院,隔壁就是Gemelli大學校區,它的設備相當新穎且齊全,其婦產科相當有名,許多羅馬的孕婦都希望能在Gemelli Ospedale待產。超大的Gemelli Ospedale有好幾棟獨立的建築物,各棟負責不同的科別,對於第一次來的人來說,光是要找到科別與診間就是個挑戰。

佔地廣大的Gemelli Ospedale

我們先拿著產檢醫師開的轉診單,先到3樓的C.U.P報到並掛號。不愧是羅馬最大的醫院,掛號處一大早就人潮洶湧,還好服務窗口也夠多,稍微等一下就輪到我們了。由於義大利政府提供100%全額的高層次超音波補助,所以掛號收據上的金額為零。順便一提,即使是政府未補助的項目,公立醫院的收費仍然會比私人診所便宜許多,有時甚至只有私人診所的半價。

Gemelli Ospedale的C.U.P.掛號處

拿著收據,我們必須到婦產科所在的O棟,但是怎麼找就是找不到O棟。花了將近一個小時在迷宮裡繞了又繞,也問了好幾個路人,後來才知道,原來各棟建築物是分開的,若是要從某建築物到另一棟建築物,必須先到4樓才找得到,因為4樓是連接所有建築物的唯一樓層。

好不容易終於輾轉抵達O棟的婦產科,哇!怎麼人山人海,全都是大腹便便的孕婦,以及陪診的先生與小孩們,有義大利人、黑人還有亞洲人呢!來到診間不管當初預約的時間是幾點,仍然需要抽號碼牌,並依照叫號順序看診。

我們在9:30左右抽了號碼牌,當時前面有12個人在等待。由於照超音波的時間較長,又只有2間診間輪流看診,叫號的速度相當緩慢,一個小時只叫3~4人吧!

醫院不提供Wifi,待診區收不太到4G信號,幾乎沒辦法滑手機,整個待診過程就成了我跟Robi培養感情的最佳時機XD。在無聊的等待過程中,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小Boa微弱的的胎動,當時已經懷孕21週,在這之前我對胎動實在是一點感覺也沒有。第一次胎動的感覺也很微弱,就像肚子裡有東西忽然震了一下,而且就只震了那麼一下就沒了,

轉眼就到了中午,飢腸轆轆的我們決定外出用餐,不過Gemelli Ospedale附近能選的餐廳很少,考量到時間有限,我們就近到對面的漢堡王簡單用餐後,便立即趕回婦產科。

在義大利的漢堡王初體驗

回到婦產科的時間是下午1點,剛好是我們預約的時間,也剛好叫到我們的號碼牌。診間內有一名資深的老醫師,以及一名年輕的女實習醫師,簡單核對一下基本資料之後,我就被請上產檢台了。

就跟大家熟知的高層次超音波一樣,實習醫師很仔細地從頭到腳測量小Boa每一個身體部位與器官結構,邊做邊詳細地記錄下來,而資深老醫師則在旁指導。小Boa很配合地動來動去,其實是因為剛才媽媽在漢堡王刻意點了冰淇淋,吃了甜點的小Boa當然也就特別愛動囉!

即使是政府全額補助的免費高層次超音波,醫師們操作時的認真態度,可絲毫不輸私人診所,花的時間也沒有比較短,從我們進診間到出來,花了將近快一個小時呢!

可惜的是,公立醫院對於錄影、拍照這些可能會在發生醫療糾紛時對醫院不利的行為比較敏感,照超音波時一律不讓準爸媽們錄影或拍照,而是以提供超音波檢查時拍下的螢幕照替代。

最後快結束時,實習醫師還特別幫我們照了一張小Boa的側臉照,從照片上看起來,她有遺傳到義大利爸爸Robi的高挺鼻子喔!

小Boa的高層次超音波側臉照

義大利的高層次超音波初體驗,在愉快的氣氛下圓滿落幕,最後我們拿到了一疊厚厚的超詳細檢驗報告,以及好幾頁的超音波照片。本來由於冗長的等待跟婦產科護理人員惡劣的態度,我們再也不想再踏進這間醫院了。不過在做完高層次超音波之後,心情大好的我們馬上改變了主意。

我抽了另一張號碼牌,打算挑戰跟那位臉超臭的護理人員預約第三次產檢超音波,奇怪的是等了好長一段時間都沒人叫號,原來就在我抽完號碼牌沒多久,那位撲克牌臉護理人員就下班了!這樣也好,免得又因為她受一肚子的氣,我們還是回去努力打電話,跟C.U.P進行長期抗戰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