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從有結婚念頭的那一刻,我不只一次堅定地跟老媽宣誓:「我以後要嫁給韓國人」、「我絕對非韓國人不嫁」、「如果以後我結婚,對象一定是韓國人」。

從大學開始,我聽的是韓樂,崇拜的是水晶男孩,打工的目的是賺補習費,補的是當時還沒什麼人要學的韓文,遊學的國度是當時還沒什麼人要去的韓國。

在泡菜國度唸書加工作多年之後,雖然飲食習慣沒被同化到幾天沒吃泡菜就渾身不對勁的地步,許多生活習慣卻被徹底改造的越來越韓國。非韓國人不嫁的心態,倒也不是因為韓國歐爸們多有魅力,其實是「反正已經打算一輩子在韓國生活,選擇跟韓國人結婚只是順理成章」的概念。

深怕女兒被大男人主義阿里郎欺負的頑強老媽,也不敵我強力的洗腦攻勢,終於從反對到默默接受了,畢竟這女兒也老大不小了,沒魚蝦也好,再不趕快嫁出去的話,以後嫁不出去還要被親友看笑話。

鐵了「必嫁韓國人」之心的我,從來沒想過會跟長筒靴之國結緣,更想不到有一天會放棄阿里郎,嫁給住在8976.32公里之遠的羅馬男人。我的命運,在一次旅程中被徹底改變了。

那年秋天,被劈腿渣男前韓國男友氣到傷痕累累、還沒走出傷痛的我,趁著韓國中秋節放年假,一個人拖著簡單的行李,很不知死活勇敢地獨身勇闖義大利。雖然勇氣可嘉,實際上卻怕的要死,一個人在羅馬地鐵上連手機都不敢拿出來,深怕當時還不是那麼普及的智慧型手機,會成為小偷們覬覦的目標。

對於一路上那些一邊喊著「Ciao! Bella」一邊走過來搭訕的義大利底迪葛格叔叔北北們,更是一律敬謝不敏,誰知道他們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基於無數次在韓國被怪叔叔搭訕的經驗,我早就練就了一身拒絕路人的好功力。

獨身的旅人畢竟還是會害怕孤單的,到羅馬著名景點「許願池」朝聖的那天,我故意選在晚上10點左右,遊客們應該陸續回到飯店,準備上床睡覺的時間點,就是打著趁沒人注意的時候偷偷許願的如意算盤。

一抵達許願池立刻被嚇到,我的媽呀,人山人海且燈火通明,人潮擁擠到連自拍都喬不攏角度,怎麼拍背景都是人,我該怎麼在不被看出是尷尬單身女郎的情況下,優雅地投幣許願呢?

人山人海的羅馬許願池

雖然本身不信任何宗教,但為了求得一段異國良緣,能拜的月老我可沒輕易放棄過,印象最深刻的是到日本京都清水寺旁的地主神社參拜時,還砸錢買了一堆御守呢!現在傳說中很靈的許願池就在眼前,我又怎麼能放棄這個好機會呢?

磨蹭了老半天,眼看再拖下去可能會沒車趕回下榻的民宿,只好把心一橫、穿越人群,走到比較不顯眼的角落,從錢包裡拿出三枚硬幣,背對著許願池,心裡邊許願「拜託許我一個真命天子吧!」邊把三枚硬幣投到許願池裡,再假裝若無其事般優雅地逃離快步離開現場。

然後,我人生中的真命天子就真的出現了。(未完待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