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 義大利羊膜穿刺初體驗(上)

回想羊膜穿刺的前一天,我實在是太緊張又擔心,很擔心義大利醫生的技術不好,便逼著Robi陪我地毯式搜尋義大利的新聞,結果只找到一篇某孕婦在羊穿後流產的新聞,且似乎是由於該孕婦本身健康的問題,便稍微鬆了一口氣。

羊膜穿刺當天,我們很早就出門了,因為得先到醫院的掛號窗口(C.U.P)排隊掛號,即使這次是由政府負擔所有費用,程序上仍然必須先讓掛號窗口在轉診單上蓋章,以示證明。

沒想到早上7點多的掛號窗口就擠滿了人,還好我們順利完成掛號,並趕在預約時間5分鐘前早上7點55分抵達診間,抵達時現場已經有另外兩對夫妻在等待。

一大清早就門庭若市的Ospedale Sant’Eugenio掛號處

那天早上包含我在內,總共有四位準媽媽預約做羊膜穿刺,全部都是享有全額補助的高齡產婦,但只來了三個人,聽說當天沒出現,也沒事先取消預約的話,會被罰款600歐元,真是得不償失。

羊穿當天需另外填寫一張個人資料表,填完後進入漫長的等待,不論當初預約的時間是幾點,一律依照抵達的先後順序進行,前面一位孕婦進去診間後,下一位孕婦必須到洗手間排尿清空膀胱,以利羊穿前的超音波檢查。

大約等了一個多小時,終於輪到我了。也許是為了避免產生醫療糾紛時對醫院不利,義大利的公立醫院通常不允許拍照、錄影與錄音。羊膜穿刺時管制得更加嚴謹,孕婦必須單獨進入診間,而且包包必須放在診間外,因此大家都是讓等在外面的另一半幫忙顧包包。

許多義大利男人不願意幫老婆或女友提包包,因為他們很在乎「面子」,很怕丟臉,提著女生包包被別人看到,對他們來說是很丟臉的一件事。

話說Robi也只在追我的時候願意幫忙提包包,結婚以後除非是包包重到我提不動,否則他一定會把我遞給他的包包「退貨」,順便抱怨「男生提女生的包包很丟臉耶!」。這次在診間外難得一次看到三個義大利男人提著老婆的包包,這景象還蠻有趣的。

我懷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一個人進了診間,主治醫師、實習醫生與護理師們微笑歡迎著我。簡單核對一下資料之後,就要我直接上診察台了。

進行羊膜穿刺的診間

羊膜穿刺在操作時,先在肚皮上塗上一層碘酒消毒,再由經驗豐富的主治醫師做超音波掃描,以確認胎兒的位置。年輕的實習醫師在旁觀看,當掃描到重要部位時,主治醫師也會特別提醒實習醫師要注意看,感覺就像是教學醫院一樣。

就在我還集中精神盯著超音波螢幕,看著久違的寶寶時,忽然感覺右側肚皮一陣刺痛,就像在抽血時被針戳到似的,主治醫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下針了!

我都還沒心理準備好呢,我完全不敢去看針筒,眼睛繼續緊張地盯著螢幕,深怕平時愛在子宮裡手足舞蹈的小Boa在關鍵時刻亂動就慘了。

在子宮裡手足舞蹈的小Boa

雖然下針處離小Boa的雙腿有一段距離,但是若小Boa冷不防地忽然伸直雙腿,還是有碰到針的危險。從主治醫師下針到抽完羊水,總共才不到30秒的時間,我已經緊張地嚇出一身冷汗。

抽完羊水後,醫師要我確認羊水瓶上的姓名是否正確,並在診察台上休息一會兒,沒問題的話就可以起身了。最後並沒有在下針處貼上ok繃,也沒將肚皮上的碘酒擦拭乾淨,就這樣直接起身了。

起身之後問了一下醫生,是否有看到小Boa的性別,他給了一個不確定的答案「可能是女生吧!確切的答案還是要等檢驗報告出爐才知道」。

看來跟上回照超音波時一樣,小Boa又夾緊了雙腿不給看,只能繼續耐心等待了。雖然在兩性平權的義大利,寶寶的性別並不是那麼重要,但我們全家族都非常好奇小Boa的性別,尤其是愛孫心切的Robi爸媽,也就是我的公婆。

醫師忽然下令「從現在起,妳必須在家裡休息10天,不能外出亂跑!」我整個被嚇到,義大利有沒有這麼嚴謹,聽說在台灣有些孕婦做完羊穿當天還去逛街購物呢!

之後我便被請到診間外的椅子上休息,醫師也提醒我應該避免擠壓到肚子,約半小時後還得再照一次超音波,以確認胎兒在做完羊膜穿刺後安全無恙。

診間外面即是走廊,本來是沒有椅子的,為了我們這些做羊穿的孕婦們,護理師很貼心地幫每位孕婦各拿了一張椅子,不過準爸爸們可沒這麼好的待遇,只能繼續在走廊上罰站。

在診間外等待照第二次超音波的時後,和藹可親的護理師長現身了,語重心長地宣佈做完羊膜穿刺後的孕婦應注意事項:

  1. 羊穿後48小時內是「黃金危險期」,結束後必須立即回家臥床整整48個小時,除了上廁所與吃飯之外都不准下床,不能做任何家事、禁止工作、更嚴禁提重物。
  2. 臥床的48個小時期間不可洗澡、洗頭,第三天開始可用溫水洗澡,應避免壓迫肚皮,不可用熱水洗澡。
  3. 接下來的一週,務必乖乖待在家裡休息,避免外出工作,或外出進行其他活動。
  4. 如有需要向公司請假,醫院可開立證明給孕婦或準爸爸們。
  5. 一個月後孕婦本人持身分證件回醫院親領羊穿報告,如不便親領可寫委託書委託親人持孕婦的身分證件代領,沒有郵寄服務。若羊穿結果有任何異常,醫院會提早打電話通知,結果正常的話就不會另外通知。

這麼長一串禁止事項,我聽了都快暈了,義大利人凡事小心、謹慎再謹慎的龜毛態度,在這裡真是展現無疑,難怪任何產品只要是Made in Italy就是品質的保證。還好我主要是在家工作,若是上班族孕婦,為了做羊穿還得跟公司請假至少一個禮拜呢!

護理師長剛宣佈完,就有一個準媽媽舉手發問「請問我可以開車嗎?」

護理師長瞪大了雙眼「妳幹嘛要開車?」

那位準媽媽看似有點心虛,越說越小聲「我想去享用Aperitivo」
(註:Aperitivo是一種義大利常見的餐前酒,很受義大利人的歡迎,在很多Bar或餐廳都會提供,通常是在晚餐前提供的含酒精或無酒精飲料,加上一些小點心)

護理師長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什麼?妳懷孕了還繼續喝酒嗎?不准去!給我乖乖待在家裡休息!」

就這麼一個小問題,那位準媽媽被護理師長念了很久。雖然義大利人謹慎的態度已經到了一種龜毛的境界,但站在孕婦的角度來看,像羊膜穿刺這種侵入式的檢驗,稍有不慎就可能會有流產的危險,還是謹慎一點比較好。

30分鐘後,到了第二次超音波複檢的時間,護理師長又宣佈「現在準爸爸們可以先去停車場把車開過來,讓媽媽們準備上車」。想必是為了體貼孕婦們少走一點路,義大利人真是謹慎到連小細節都不放過啊!

平安回到家之後,換我被Robi罵了,我只是想去廚房倒杯水來喝,他就開始碎念「這麼快就忘記醫生的話了嗎?還不趕快乖乖上床躺著!」

而Robi也被打電話來關切的婆婆罵了「怎麼不向公司請假幾天在家陪老婆?如果Elena一個人在家,出了什麼意外怎麼辦?」

我必須幫Robi說句公道話,雖然他並沒有特地向公司請假,但接下來的一週內他一手包辦了所有家事,每天中午也會趁著午休時間回家幫忙,能做到這種程度也算是「神隊友」了吧!

就這樣,我在整個家族的高度關切下,在床上渡過了極度無聊的48個小時「黃金危險期」…(未完待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