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哺乳血淚史,從我們家小Boa出生後,住院時的母嬰同室期間就開始了。跟大部分的媽媽一樣,我經歷了親餵母乳與瓶餵母乳,以及母奶與配方奶的抉擇。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的哺乳之路已經走了將近一半,而且越走越順利,希望以過來人的身份分享我的成功經驗,幫助那些還在受苦的偉大母親們。

難忘的哺乳印象

在10年前的某一天,當時我還住在韓國,是個剛出社會、有穩定工作與中等收入的新鮮人。一個跟我非常要好的越南朋友,很早就嫁給韓國人並懷孕生子。當時年輕、未婚的我還不懂,怎麼當了媽媽的好朋友變得這麼難約,要跟她吃一頓飯約了超過一年都還約不出來。

好不容易把她約了出來,她背著還未滿1歲的兒子赴約,跟著我到一家馬鈴薯排骨湯餐廳一起吃午餐。話說韓式馬鈴薯排骨湯(감자탕)是我最愛的韓國料理之一,我吃了超過10年卻一點都不膩呢!

我們一邊等待上菜,一邊閒話家常的時候,忽然聽到很大的「碰」一聲,隨之而來就是朋友兒子的嚎啕大哭。原來,在桌上亂爬的寶寶忽然摔到了地上,還撞到了頭。還好我們當時坐的是離地面非常近的韓式矮桌,撞到頭的寶寶並無大礙。

一看到寶貝兒子摔下桌,我朋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抱起兒子,並掀起上衣就開始餵奶,而寶寶也神奇地立刻停止了哭泣。當時朋友在大庭廣眾下哺乳的那一幕,震撼了第一次親眼目睹親餵的我,那景象過了10年仍然歷歷在目。沒想到10年之後,換我當了媽,並且也開始走向血淚交織的哺乳之路。

痛徹心扉的親餵

育兒,就像是玩遊戲時必須不斷的過關斬將一樣,好不容易過完一關,下一關又緊接著來,毫無喘息的機會。而哺乳,就是育兒的第一關,親餵母乳則是第一關的大魔王。

驚心膽跳的生產過程仍然歷歷在目,當我費盡千辛萬苦把小Boa生下來之後,助產士把微熱、滿身是血的小Boa放在我的胸口一下子,就抱她去清洗身體了。

忍著痛讓醫師縫完會陰剪開的傷口,護理師將我推回病房,我以為終於可以好好閉眼休息一下,沒想到剛閉上眼睛沒多久,小Boa就被推到我身邊來了,從此母嬰同室到出院,也開啟了我的親餵母乳之路。

跟台灣人一樣,大部分的義大利女人在生完小孩之後,都會親自哺乳,而且以親餵居多。除非有特殊需求或特殊案例,才會捨棄哺乳、讓寶寶改喝配方奶。

親餵母乳有多痛?就像拿著針對準乳頭拼命地刺,可是再怎麼痛都只能忍著不能逃走或推開寶寶,那種千刀萬剮的痛,只有親餵過母奶的女人才知道。

當時只要小Boa一張口,我都會先倒抽一口氣、伸直雙腳,做好「迎接劇痛」的準備才開始親餵。我常常必須忍著不讓自己痛到叫出來,否則我那豬隊友老公又要說風涼話、想辦法說服我讓寶寶喝配方奶了。

親餵與瓶餵的天人交戰

我是個全天在家工作、育兒的全職媽媽,因此不像職場媽媽必須在公司擠奶,委託家人或保姆幫忙瓶餵寶寶。但是親餵母乳的劇痛實在令人難以忍受,再加上破皮、結痂、再破皮、再結痂的無限輪迴,讓情況更是雪上加霜,即使塗了乳頭修護霜也無濟於事,我開始進入了親餵與瓶餵的天人交戰。

我很享受親餵母乳時,跟小Boa四目相交、親密接觸的時光,即使親餵母乳的疼痛可說是我這一生中最痛不欲生的一段時期。

原本我想繼續堅持純親餵,但後來發生了一件事,讓我不得不買擠乳器,從純親餵轉為親餵與瓶餵混合的生活。這件事,相信很多媽媽一定也經歷過,那就是「奶量不足」的問題。

我忍著疼痛,純親餵了將近一個月,也喝了很多湯湯水水,卻發現奶量仍然不足,尤其是每天晚上9點以後,那是小Boa在一天中最餓、哭得最歇斯底里的時間。但是早上漲奶漲到溢奶時,小Boa卻還在睡,或是只喝一點點就睡著了。

為了將早上漲奶時的母奶擠出,存放到晚上瓶餵小Boa,讓她能睡得更安穩,最後我終於買了一個手動的擠乳器,將全親餵改為親餵混合瓶餵。

(未完待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